熊磊是个好姑娘

因为写了几篇《熊磊是个好姑娘》,所以很多人在我评论区留言,说我物以类聚,问我是不是也啃老,是不是也诈捐,是不是也占房不还……这些评论是张口就来,就像认识我一样,直接就给我扣上了各种帽子,以前我看到特别生气,现在想想只觉得好笑!为了统一解答一下你们心中的疑惑,所以我写写我自己。

我生于80年代的农村,比磊磊痴长几岁,我与磊磊相似也不相似。相同的地方,是我家和她家的家庭氛围,孩子和长辈之间像朋友没有那种严肃紧张的亲子关系,家长都对孩子都宠爱有加,我们都是家人捧在手心里的宝……不同的是,我出生在农村,她出生在城市,我出生在80年代,她出生在90年代,所以物质生活不一样,经历也不一样……

我在家都是大姐,下面有一个弟弟,生在那个重男轻女的年代,但是我家人却反其道而行,坚持穷养儿子富养女。所以从小家里有好东西首先都是给我了,其次才是弟弟。我家里也没有因为我是老大,所以要让着弟弟,反而跟弟弟说,你要听大姐的。我想要的东西,只要在能力范围内,我家人一直尽量满足我,从来不需要我表现好才能换取,是那种无条件的给予和信任。

所以我的性格有点霸道,但是不好意思,我从来没有你们口中说的被惯坏。反而从小到大懂事,觉察父母种地的不易,虽然好吃但从不懒惰。我从小和很多农村孩子一样,会插秧会割稻,但是遇到霸凌,我从不答应。比如那时候村里有些大孩子欺负小一点的孩子,让帮助他们家干活,像这种情况,我宁愿不和他们玩也绝不服从。但是好巧不巧,我正好是村里那波孩子中最小的,所以遇到他们经常孤立我,那是常有的事。我记得最清楚的就是有一次,我堂姑(比我大三岁),带领全村的小伙伴抵制我。我没有任何人玩,我只能在我家屋后面一片竹林里偷偷的看着他们玩,这种情况持续好多天,我也没有对他们妥协。爷爷看我孤单,命我叔叔树上抓了一只小鸟给我玩,后来他们想看我的鸟,又主动找我玩了。

那时候在学校上学,遇到农忙的时候,总有老师不上课,让学生去帮他家里割稻插秧的,很多同学都乐此不疲。可是我从来不干,也不知道当时是什么心理,反正非常倔强,老师叫我不干就回家,我也不愿意,我说上课时间我为什么要回家。于是,同学们在割稻,我在田间地头蹲着数蚂蚁,摘各种各样的小花小草。现在想想,也不知道老师是怕我爷爷去找他们麻烦还是当时我成绩不错,反正老师基本没有敢像打其他同学那样打我,只要不是太过分,基本也都是随我玩。

90年代初,村里搞扫盲活动,所以那些很多没有上过学的年龄比较大点的女孩都被要求去上学了。我当时虚岁10岁,三年级,班上突然来了些15岁以上的大同学,听说她们只是去认识几个字的。但是那时候村里学校可能都没考虑到,这种做法对真正学生的伤害,这些同学简直就是搅屎棍,也不思学习好与不好,就是依仗自己年龄大,在校园搞拉帮结派的小团体,互相吵架打架。我们班大概有四五个这样的女生,所以就分成了四五派。因为我性格倔强,所以从来不服从于她们任何人,所以她们每个人都想拉拢我,又想打击我。对她们的做法真是深恶痛绝,于是有一天中午,我找了一个最大的19岁挑战,一个10岁的孩子挑战19岁的大姑娘,全班同学辛灾乐祸的看笑话。打自然是打不过的,肯定是被她打了,她刚打我就开始哭,又哭又闹,又蹦又跳,连骂带叫,反正我记得各种难听带有侮辱性的话,只要我那时候会说的,都全部送给她了,后来给她骂哭了,有些同学去给老师喊来了,老师来了好一会,我都还在骂,只不过小声了点。后来老师随便说了几句也就走了,直到老师走了,我还在骂,给她骂的下午都没上课,直接请假回家了。从此以后,校园霸凌再也和我无关,那些大龄插班生见到我都绕道而行。

我奶奶在我13岁上那年就突然去世了,爷爷在奶奶去世后又因高血压瘫痪了。所以面对家里的突然变故,我性格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,基本不再见那个刁蛮任性的我,只是骨子里那种不服输的精神还在。每天放学周末,我也不再迷恋和小伙伴们玩,反而更愿意回家陪伴爷爷。帮爷爷洗衣服洗被子甚至是倒尿桶,我全都做过,爷爷见人便说没有白疼我。初中毕业那年爷爷也去世了,爷爷去世前最眷念的也是我,说去世以后要保佑我考大学,那时候我还叫爷爷不要天天提死,但是最终爷爷还是死了。也不知道是爷爷的保佑还是本来成绩就不错,反正后来是考大学了。只是英语对我来说是天书,没有考上好的大学,从小想当的历史老师的愿望未能实现。机缘巧合下成了一名通信小姐姐,阴差阳错入了二八事件,被人辱我三观不正,骂我啃老……

其实我从未啃过老,我也无老可啃,毕竟是农村的,而且父母都是50后,他们的年龄决定了他们没有赶上农村进城那波创业大潮,他们一辈子在家种地。所以我深知他们种地的不易,我18岁上大学,19岁基本就实现了经济独立。我爸只帮我交了第一年的学费和从家里拿了第一个学期的生活费,后面全是我勤工俭学,自己养活自己了。我爸妈给我钱我都不要,周末发传单卖方便面,晚上还做过服务员,其实那时候有不少大学生在酒吧做服务员,男生女生都有。自己有时候也和同学去玩,所以我深知那种酒吧的情况,也就是年轻人瞎起混玩玩而已的地方,和酒吧女一点关系都没有。像我们这种做过服务员的,也都和酒吧女半毛钱关系没有,只是端茶送水的跑腿而已。

我结婚的时候,父母也没有要彩礼,当然也没有陪嫁,因为我爸妈没钱。我也有自己独立的房产,在小城市,不在省会。和磊磊不同,她房子是她父母买的,而我是自己买的。

至于你们给我扣的其他帽子,也不值一提了,也就不再浪费时间了。如果你心存善念,我自然可以给你解释,如果你心思叵测,那不好意思,不想理你!

原创文章,作者:buffalo106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buffalotone.com/?p=1091

联系我们

400-800-8888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邮件:admin@example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